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天启预报 >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煎熬

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煎熬(1/2)

目录

当至上之王做出决断的瞬间,天地俱寂。

就连远方现境所发出的轰鸣也变得微不足道,一切都宛若尘埃,只有王座之下佝偻的风暴主祭抬起了头。

那一具在不知多少个纪元里煎熬至今的干瘪躯壳,遍布着皱纹的面孔之上,洋溢着狂热的神采,敲响了眼前的巨鼓,嘶哑的,向着眼前的地狱宣告:「大君有令,向前!」

远方,数十位半跪的侏儒王恭谨叩拜,昂首,转身走向了战场。在他们的面前,传令的使者挥舞着雷霆,狂喜的呼喊,向着地狱:「向前!

在他们的前方,一支支宛若石像的漆黑军团陡然一震,举起了长戈和利刃,呼和:「向前!!」

火光被点燃,自深渊中绵延,奔行在大地之上,像是狂风一样,呼和的声音吹向了现境,呐喊,宣扬着地狱之王的意志:「向前!」

山呼海啸。

大地哀鸣赞颂,天穹放声高歌,灾云之中的万丈烈光攒射而出,数之不尽的火焰在地缝之中蔓延。

那无以计数的嘶吼重叠在一处,就变成了来自深渊的呐喊:「向前!向前!!向前!!!」

如是,以雷鸣为昭,以毁灭为书。

自无数凝固魂灵的推动之下,地狱之王的御令于此运行在天地之间,变成了不容忤逆的铁则,宛若日升月落潮汐起伏一般的天理。

寒血主,潮月主,岩栖主...侏儒王们的身影从稍纵即逝的灾厄雷光之中显现,向着现境,一步步的走出。巨人之裔们行进在化为焦土的大地,同现境的铁流撞在了一处,针锋相对的硬撼,就像是两座山峦在怒吼之中碰撞,掀起了惊天动地的恐怖回声。离宫震荡。

在大地一阵阵的痉挛里,爵中的美酒竟然也掀起了涟漪,打断了皇帝的沉思。

「哦吼?那帮家伙闹腾的还真欢实啊。「

枯萎之王戏谑轻叹,瞥了一眼桌子上那本侍卫进献的现境笑话集,略作思忖,看向了御阶之下的老臣,忽然想要试试,刚刚看到的新方法,「白蛇,你也不想让朕被现境再压一头吧?」

苍老的臣子闻言,一阵呆滞,赤红的面色渐渐铁青,浮现出一丝漆黑,难掩怒色。

虽然每个字听起来好像都没什么问题,但组合在一起之后,就让人莫名的感觉到了奇耻大辱,无法忍受。

刀锋一般锋锐的目光射向了御阶之旁。

瞧瞧你干的好事!!!

莫名被瞪的伽拉欲言又止,下意识的张嘴,想要吐两口老血自证清白,可含恨的白蛇已经收回了视线。

咬牙跺脚,无可奈何。

陛下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,哪怕是耍赖,可当臣子的还能怎么样?

「听见了么,律令卿!」白蛇回头,从牙缝里挤出声音:「挽回机会的时候就在眼前,不要让陛下蒙羞。」

「明白。」

律令卿的投影摘下了头冠,庄重叩拜:「必不使亡国重演昨日之辱!」

那一双苍白的手掌太过于用力,骨节发白。

几乎捏碎了自己的头冠。

当投影自殿中消散,律令卿自帐中起身,转身走出了帐外。护卫和下属目瞪口呆,看着律令卿披头散发的模样,还有那一双近乎焚烧的眼瞳。

难以想象,会如此的癫狂。

「通告全军,即刻进攻!」

无穷血海之上,律令卿冷声下令:「先退者斩,言败者斩,妄语者斩,怯阵者斩」

「王侯之下,全部上阵。一漏之内,不能推进一舍之距,先斩领主,两漏之内,不能有所作为,再斩督军!」

说到这里的时候,那个阴沉的统治者沉默一瞬,

缓缓的举起了手,将杯中的美酒倒入了风暴之中,任由它吹向整个地狱。

「今日,陛下所赐之酒,我于汝等共饮,亡国之荣辱,你我之忠诚,尽数系于此中。」

那震怒沙哑的声音自风中升起,自血海之中掀起了万丈狂澜,将这一份怒火和决心,传达到每一个魂灵之中!

「今日之战,有进无退!」

苍凉高亢的号角声自沸腾的潮声里,被再度吹响。

自律令卿的意志推动之下,无穷血色宛如倾盆暴雨一样,从深渊之中升起,又从天穹之上洒下。

吞没一切!

看不到尽头的血色狂澜随着无数军团和大群的嘶吼和咆哮,向着现境浩荡而去。

自那无穷血税的沃灌之中,无数军团从血水之中升起,开拔,汇聚为猩红的狂澜。

和那一片苍白的铁光碰撞在了一起。自荷鲁斯之上俯瞰,甚至,再看不到任何的空隙。

漆黑,猩红和苍白。

就在此刻的前线,触目所及的一切,每一寸空间,都已经被彻底的覆盖。当它们彼此碰撞时,一张张看不见的大口随着那大片色采的溃散和扰动,不断的开合,吞噬生命,嚼碎骨骼,吐出了血水和浓烟。

残酷的让人无法凝视,丑恶的让人毛骨悚然。

天狱堡垒的最高处,槐诗不知道多少次的想要伸手,向着触手可及的战场,可是却被禁令所阻拦。

这里没有他插手的空间。

现境也不会允许东君的宝贵力量,消耗在这种地方!

他只能看着。

却已经看不下去。

唯一能做的,便只有等待。

明明大地之上如此喧嚣,可中央之塔的最高处却一片死寂,像隔着如此短暂的距离,却像是两个世界一样。槐诗强迫着自己收回视线,看向了身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