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限小说网
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枫落听雪音_分节阅读_第53节
小说作者:爱吃苹果的小华   内容大小:601.66 KB   下载:枫落听雪音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9-09-08 03:03:36
D-掏出一把木梳,接着道:“觉得与你很是相配,就把它买了下来,现在送给你。”
  
  泉雨露看着那梳子,一阵六神无主。
  
  “哎呀,”齐晨笑了,“这把梳子不错啊,外观小巧精致,花纹简单大气,雨露,你若是喜欢,就收了吧。”
  
  泉雨露皱着眉头望了齐晨一眼。
  
  “是啊,雨露姐,我看这把梳子不错,你就先收下吧。”
  秦霜也如是说。她当然明白花罗刹送这梳子的用意,可哥哥都已经说出解除婚约的话,怎么再能耽误人家呢?
  
  泉雨露又看了看秦霜,无奈地叹了口气,竟是一跺脚,“花寒衣,你确定要把这梳子给我吗?”
  
  她有过两次婚约,每次都没想过后果,很勇敢也没有顾虑。
  但她也被退了两次婚,每次的未婚夫对自己都心不在焉,可她却是没计较过。
  这是第一次,有人这样大胆地送木梳,可自己却是畏首畏尾,犹豫不决,再无当时的勇气了。
  
  “当然了,这梳子本就是特意送你的。”
  
  “可是……我不确定自己要不要收,”她还是犹豫,“就先不收了。”
  
  “既然不确定要不要收,就收下吧,”花寒衣将梳子放在她手里,“我相信你会想明白的。”
  
  泉雨露朝齐晨和秦霜看了看,他们都朝自己点了下头。
  
  “那……那我就先收下了,”她小声说,“你要是哪天后悔送给我,可以去齐家庄找我要回去。”
  
  “哈哈哈,”花寒衣笑了,拍了一下她:“傻丫头。”

离家出走
  这一笑,旁边的所有人都笑了。
  
  泉雨露不怎么好意思地低头,把梳子收起来。
  
  “对了,”她急忙转移众人话题,转头看着秦枫,“秦大哥都已经跪了一天了,我们要不过去把他拉起来吧,老这么跪着,也不行啊。”
  
  花寒衣也转头看着秦枫,微微叹了口气,这秦公子现在如此,也不知道玉大哥怎样了。
  
  “你们在这聚着做什么?”
  身后一个声音响起。
  
  “六师父,”秦霜转头,施了礼,“你也过来了。”
  
  “霜儿,”六师父看了看她,又看向众人,“大家都回去吧。在这里,我们也都帮不上他,只能等他自己想明白了,跨过心里的这道坎。”
  
  齐晨点点头,“六师父所言甚是。可秦大哥就这么跪着,身体也吃不消啊,我们……”
  
  “齐公子,唉,”他叹了口气,“我又何尝不是一样担心?可现在我们就算在这里陪着他,也是无用。”
  
  他知道秦枫是准备离开这里了,可他还是没说出来。
  
  秦霜转头看着哥哥,不知为何,她一种感觉,觉得这次又要和哥哥分离了。微微皱眉,希望这种感觉是错误的。
  
  秦枫还在父亲墓前跪着,身上的衣服全被打湿了,冷冷的秋风吹来,他不禁有些发抖,可竟是感觉不到冷了,反而觉得心中的愁苦似乎得到了开解,有那么一瞬,竟是颇为畅快。
  
  他想站起来,可由于跪的太久,身体不由得跌跌撞撞,□□右倒,好几次又要跪下去,但坚持了一阵,终于站起来了。
  
  秦霜眼睛一亮:哥哥站起来了!
  没有多想,顾不得下着雨,也顾不得那么多人,直接丢了伞跑了过去,“哥哥!”
  
  “霜儿!”齐晨看到她把丢了伞,在后面拿着伞追了上去。
  
  “霜儿?”秦枫看着眼前的妹妹,疑惑道:“我不是让你回去了吗?你怎么还在这?”但又看她身上也是湿的,眉头一皱,声音低下来:“怎么连伞也不打?”
  
  “哥哥都不打伞,我也不打!”
  话刚说完,头上就多了把伞。她皱着眉回头瞪了眼齐晨。
  
  “齐晨,”秦枫看到了他,“你答应过我要好好照顾他,希望你说道做到。”
  
  “放心吧,秦大哥,我一定会的。”
  
  秦枫看着两人样子,点了点头,又对齐晨接着道:“还有,秦家庄虽不在了,可在外面,仍然有二百多家铺子,有些是用的秦家的地,有些是靠秦家照拂的,在过去,他们每年是要向秦家交钱的。这些铺子,就暂时让齐家庄来管着,所有收入也都归齐家庄。具体是哪些铺子,每个要收多少钱,怎么管理,我相信你都能得到消息。”
  
  齐晨点点头,“好。”
  
  “霜儿,”他转头看着秦霜,“你自小就喜欢那把冰泉剑,现在,它是你的了。就放在枫院的大厅里。”
  
  秦霜一愣:“哥哥,为什么要把它送给我?那可是你的佩剑。”不知为何,她隐隐有些担心。
  
  “不重要了。”
  秦枫似是笑了一下,然后迈开步子,离开了那里。秦霜在后面大喊,“哥哥,你要干什么?你要去哪儿?”
  
  她看哥哥不理会,又是追上去,“哥哥,你等等我!”
  那一刻,她猛然害怕了,似乎觉得哥哥不会再回来了。
  
  齐晨愣了一下,随即忙跑着跟在秦霜身后,替她打着伞,“霜儿,”他拉住了她,“别追了。”
  
  “你放开,别拉我!哥哥,等等我!”
  秦霜努力甩着,想甩开齐晨。
  
  “霜儿!”齐晨没放手,“六师父说的对,你现在追上去也没用!”
  
  “那就看着他这么离开吗?他是我哥哥!你可以不管,我得管!”
  
  齐晨看她一脸焦急,看着她道:“相信我,他会回来的……”
  
  “霜儿,”另一个声音响起,说话的是走来的六师父,“别追了,就让他去吧。”
  
  泉雨露和花寒衣也跟了上来,花寒衣看着秦枫远去的背影,道:“我看,秦公子确实需要一段时间疗伤,我也该回去复命了。”
  
  他们说的什么,秦霜没听清,她只知道哥哥走了,他们都不让去追。“为什么?!”她朝他们喊,“为什么就这么让他走了?他可是我哥哥啊……”
  
  可喊完这句,再说不出什么,她蹲下来,大声哭了。
  
  齐晨也蹲了下来,众人在旁边好好劝慰了一番。
  
  随后,大家商议以后的行程。泉雨露自然是要回齐家庄的,花寒衣也要回伏罗堂复命,齐晨则要带着秦霜去齐家庄,秦霜本不想去,可在六师父的劝说下,最终答应了。六师父说自己会在竹屋住着,替主人守着这块地,也替自己的小老弟守灵。
  
  临行前,几人互相告别。花寒衣笑对着泉雨露,说,你可得等我,等着事情告一段落,就去齐家庄提亲。泉雨露则是瞪了他一眼。
  
  齐晨、秦霜、泉雨露到了齐家庄,齐晨向父母说明这些天的事情,并想尽早和秦霜成亲。秦霜一个女孩子,住在齐家总是名不正言不顺,就怕外面的风言风语乱传,他实在不想再让她受伤害了。
  
  齐昀夫妇也同意,可秦霜却是拒绝了。父亲去世不久,哥哥又出走远方,不管怎样,得等哥哥回来再商议亲事。齐晨也拗不过她,只好盼着秦枫早日回来。
  
  花寒衣呢,他当日并没有直接走,而是跟着秦霜去了枫院,他本想一次看看凌栎冰泉的风采,可竟看到了桌子上的玉佩,心中一喜,暗自藏下,回去再送还给了玉罗刹。
  
  那天,秦枫走到后院牵了匹马,上了马直接离开了秦家庄。
  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不多时,已是漆黑一片。
  
  雨越下越大,猛烈地敲打着地面,在地上溅起不小的水花,风声更甚,在耳边呼呼作响,似有了不平事,不停呜咽着。
  
  整条路上空无一人,好几次连马都停在那里,不肯往前走了。
  偶尔传过响雷,“轰隆”一下,就像打在耳边,让人猛地一惊;也闪过几条闪电,划过半个天空,远远地照着,也能给路上带来一些光亮。
  
  秦枫及时勒着马,也时常拍拍它的屁股,它才愿意继续往前走。
  
  为何要走?
  他不知道。
  不过,他知道,自己真的好想离开。
  那个地方,一刻也待不下去了。他很累,只想逃离……
  
  父亲的叮嘱期盼被甩在身后,妹妹的呼唤依赖被甩在身后,江湖的恩怨黑白,他不愿再理会,至于苏雪音,他只想忘掉他……
  
  离开,是唯一的心声。似乎只有逃离,再不去看,才能不去想,不去想,他心里才能有一刻的平静。即使那种平静是暂时的,他也愿意为了这短暂的平静逃离,不让任何人打扰自己。
  
  不知为何,他现在不想见到任何人。不管是原来的旧友,还是授业的恩师,还是自己的至亲妹妹,亦或曾经深爱的人,他都不像再见到。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离开,离开这个地方,离开这群人……
  
  他走了很远,远到这是什么地方,他也不知道。
  他走了很久,久到究竟是几天,他也不清楚。
  
  当时是朝哪个方向走的?他想不起来了。
  似乎是睡了一觉,突然一下就到这里。连这雨是什么时候停的,自己的衣服什么时候干的,也都不知道。
  
  前面似乎是个村庄,远远地看见房子,都是泥土造的,房子低且矮小,连房上的瓦,也都显得又厚又重,笨拙无比。已是秋天,周边的树木都开始凋落,连叶子都成了黄色。啊,他想起来,自己好像经过了一条河,河前面有个小林子。
  
  他一下惊醒,这是哪?这是什么时候了?
  
  可这清醒也就一瞬,下一刻,他脑海里似乎响了什么声音,又疼又晕,四肢慢慢无力,眼前也渐渐模糊起来……
  
  秦枫醒的时候,一位姑娘正拿着毛巾给他擦着脸。
  
  他慢慢睁开眼睛,听到一个欣喜的声音,“醒了,他醒了!爹,你快过来看看!”
  
  紧接着,眼前就出现了个满脸皱纹的老汉,“哎,公子,你可是醒了。”
  
  秦枫微微一愣,捶捶发蒙的头,慢慢坐起,“我这是在哪?”
  
  “我们这儿叫周河村,我在村头看到的你。你已经迷迷糊糊了半个月了,又是发烧又是说胡话,我们采了周边的草药,天天喂药喂汤水,才救活的你。”老汉笑着说。
  
  “是你们救的我?”他低声问着,声音带着虚弱。
  
  “是啊,”那老汉点头,又坐在床边,“哎,说实在的,我们这村子又偏僻又荒凉的,几十年也没见过像你这样一身华服的富贵公子,这下竟是见到了。”
  
  秦枫低头,看看身上的麻布睡衣,又想了想那天自己的装束,不过是一般的衣冠服饰,在他们眼里,竟是华服的富贵公子。
  
  他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两人,老汉是一身粗布衣,青衣黑裤,脸上都是皱纹;那姑娘虽穿着白色纹衣,可头顶着农家的方巾,脸色暗黄,在这个时候,那纹衣也薄了,想是没有合适的衣服,才穿着这个。
  
  “多谢你们了。只不过,我家已经没落了,我没有钱给你们。”
  思考了一阵,他望着那老汉,慢慢地说了这句话。
  
  “不用给钱,”那姑娘开口,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我们也做了应该做的。”
  她笑说着,声音虽不温柔,却满是质朴。
  
  老汉瞪她一眼,转头有点不好意思,“公子,你那马……”
  
  “我的马?”秦枫一惊,才想到自己是骑马过来的,但又看着那两人,一下就明白了:“我的马就送给你们了,算是谢谢你们的照料。”
  他心里吁了一口气,还好骑的不是云纵。
  
  “哈哈,”老汉笑了,转头望着女儿,“我就说嘛,这公子肯定不会计较!”
  
  那姑娘也松了口气,“多谢公子了。”
  
  “你们为何如此?”
  
  “公子啊,”老汉看着他,“你在这躺了半个月,身子那么弱,我们这村里,不靠着镇子,买个肉都得赶半天的路。幸亏有你那马,我们把它杀了,然后熬汤给你喝,这你才能醒来啊。”
  
  秦枫一怔,默默为马默哀了一下。但又是感激,老汉虽是穷苦,可还是把晕倒的自己扶到家里,照顾了那么久,杀马熬汤,也不过是了救人。
  正这么想着,转眼就看到那姑娘端了饭过来,放在床旁边的条案上,“公子躺了那么久,肯定饿了吧,先吃点东西垫下肚子。”
  
  秦枫看了一眼,一张大饼,一小碟咸菜,还有一碗水。
  
  他轻轻一笑,“谢谢姑娘了。”
  转而也不客气,拿着饼就吃起来。
  
  过去,他是秦家庄的公子,千娇百宠,锦衣玉食也是惯了;可现在,他是一介布衣,流离失所,粗茶淡饭倒也没觉得什么。心里对这父女还是感激,就如老汉所说,这庄子偏僻荒凉,不靠着镇子,一张饼又有谁能给自己呢?
  
  待他慢慢吃完,姑娘收了碗筷,老汉就和他攀谈起来。
  
  “公子,你是哪里人?怎么会来
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4页 当前第53
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53/64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也可以下载枫落听雪音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