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小说 > 朕能走到对岸吗 > 第220章 殴帝三拳,我才是大将军!

第220章 殴帝三拳,我才是大将军!(1/2)

目录

吕布突然暴起是谁都没有料想到的。

但唯有一人例外——那就是陈宫。

陈宫跟随吕布已有多年,对于吕布的脾性了解得一清二楚,他在看见吕布从高顺手中接过刀的瞬间,就已经感受到了吕布身上那浓烈的杀机。

伪帝,危!

来不及开口劝说、更来不及细想,在吕布转身挥刀的前一刻,一旁的陈宫飞起一脚就狠狠踹在了汉献帝的身上!

还处于惊恐之中的汉献帝被陈宫踹得身子一歪,吕布这一刀直接从他头颅之上斩过,将他的头上戴着的天子冠冕连同束发一起斩落,然后狠狠劈在了他身后的柱子上!

全场寂静。

片刻后,那一人合抱粗的朱红大柱发出吱呀哀鸣,咔嚓一声断为两截、重重落地,斜切面无比光滑平整。

吕布竟一刀斩断了这根顶梁柱!

难以想象,天底下有何人能接这一刀,又有何人敢接这一刀,不管谁来都得死!

汉献帝披头散发、脸色惨白。

他看着面前提着刀的吕布,颤抖着伸手摸了摸头顶,吓得尖叫一声,连滚带爬地躲到了墙角,抱着头颤抖不已。

“陈宫!!”

吕布猛地扭头看向陈宫。

他双目赤红,提着手中已经接近报废的长刀直指陈宫,厉声开口:“你敢阻我斩杀伪帝?你莫非投了伪帝不成!”

吕布的言语间杀机毕露。

此时他已经被怒火给迷了心智,眼下别说是陈宫了,就算是貂蝉敢在他面前阻拦,他也照斩不误!

区区一个伪帝,居然敢冒充天子来诓骗他,而他还相信了,毕恭毕敬地视其为真正的天子,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!

不杀,难以泄他心头之恨!

“请将军暂且息怒!”

饶是陈宫再如何镇定,此时面对暴怒状态下的吕布,也不由得汗流浃背,他是清楚自己若是回答不好,吕布是绝对会动手杀了他的。

看着面前距离自己鼻尖不过一寸之遥的刀锋,陈宫强行镇定下来,冷静说道:“将军,伪帝固然该死,但却不能由将军所杀,必须要交给天子处置。”

“一派胡言!”

吕布勃然大怒,对陈宫怒目而视,“这伪帝假冒天子,人人得而诛之!何须让陛下劳神费力!”

“现在不杀,留着他徒生祸患吗!”

眼前这伪帝和袁术之流根本不是一个性质,袁术他可以留着送去让天子处置,但这伪帝留着就是一大祸患!

陈宫摇了摇头,在吕布阴沉的目光下走到他身边,对他低声耳语道:“将军,这伪帝和陛下长相极为相似,简直一模一样,将军难道就不觉得有蹊跷吗?”

吕布冷哼道:“天下长相相似之人多了去了!有什么蹊跷!此子不过是得天之幸与陛下长相相同而已!”

“他若是不落到本将军手里也就罢了,但天堂有路他不走,地狱无门他闯进来!”

“他敢来诓骗本将军,岂能留他!”

吕布生平最恼恨的就是有人诓骗他,这伪帝假冒天子来骗他,一下子就触碰到了他两片逆鳞,这让他如何能忍的了?

“将军息怒,你先听我说。”

陈宫继续耐心劝导,继续低声耳语道:“有一则关于宫廷的秘闻,将军有没有听过?”

吕布不耐烦道:“有话就说,卖什么关子!”

平日里他还能跟陈宫好声好气说话,但眼下他是真没这个心情,他已经按捺不住砍下这伪帝头颅的杀心了。

陈宫看了汉献帝一眼,悄然道:“将军可能不知,在宫廷之中,是不允许有孪生子出现的。”

“所谓天无二日,这被视为不详的征兆,因此假若后后妃生出孪生子,其中一个会拿去溺死,独留其一。”

“世上长相相似之人的确多,但长相完全一样之人却是少见至极,尤其还是跟天子的长相完全一样。”

“所以我猜测,这伪帝极有可能和陛下是孪生兄弟,只是当年王美人将其生下来之后未曾忍心杀掉,所以在流落民间,最后被寻去假扮天子。”

“即便不是孪生兄弟,他也可能有皇家血脉,或是先帝私生子也不一定……所以将军伱明白吗?”

陈宫从语气中不无担忧之意。

他原本只以为伪帝和天子长相相似而已,但今天一见,却发现长相何止是相似,根本就是一模一样!

如果不是高顺从那些士兵口中问出来历,他短时间内恐怕也难以分辨得出这是伪帝。

如此相像,说跟天子毫无关系,他是根本不信的。

所以才会萌生出那样大胆的猜测。

“陛下的孪生兄弟?”

吕布闻言脸色顿时一变,忍不住低头看向昏迷的汉献帝那张熟悉的面孔,心中惊疑不定。

长相……的确完全相同。

陈宫接着说道:“若真是汉室血脉,将军你是无权处置的,必须要交由陛下发落,这也是我为什么会阻拦将军杀他。”

外人无权处置汉室血脉。

想当初公孙瓒杀刘虞,还是挟持使者段训,让其以刘虞妄称尊号的名义斩了刘虞,而不敢亲自动手。

这还只是个汉室宗亲而已。

就连废帝刘辩之死,董卓也只是胁迫其自尽。因为亲手弑杀汉室血脉影响太恶劣了,势必会遭到宗亲们的一致敌视和抵触。

哪怕吕布受到天子器重,斩杀伪帝也有足够的理由,但只要动手杀了宗亲血脉,就一定会被针对,因为这不是他一个外人有资格干的事情。

至于怎么针对……别的不说,若吕玲绮想要为后、她的儿子要为太子,那阻力定然会倍增。

吕布的声名本来就不好。

着实不能再增添骂名了。

况且这个伪帝可能不只是汉室血脉这么简单,有可能是天子的兄弟,所以更杀不得。毕竟谁知道天子打算怎么处置、又知不知道有这个孪生兄弟的存在?

听完陈宫的这么一番分析之后,吕布虽然心中依然感到不甘,但最终还是打消了砍死汉献帝的念头。

陈宫松了口气,生怕吕布反悔,连忙对高顺道:“高将军,速速把伪帝押下去,好生看管,不要出任何岔子!择日押去邺城交由陛下处置。”

“诺!”

高顺回过神来,重重抱拳。

然后他带人上前去将吓得六神无主的汉献帝给架了起来,就要连同董承一起带下去。

“等会儿!”

就在这时候,吕布忽然开口喊住了高顺,接着阴沉着脸来到汉献帝面前,揪住他的衣领、照着他的脸就狠狠揍了三拳!

“朕!朕!朕!狗脚朕!”

“今天本将军就让你好好长点记性!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假冒天子!”

吕布虽然没有下死手,但力道也不算轻,三拳下去给汉献帝揍得鼻青脸肿,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昏迷了过去

而打完这三拳后,吕布才算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,让高顺将其带离,同时转身大步走向宴会厅外走去。

他还要去将城外的那批随这伪帝而来的残军给处理一下。

……

幽州,易城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