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禁区守墓人 > 第二百八十章 笔仙的答案

第二百八十章 笔仙的答案(1/2)

目录

“雨希小姐,我们到了。”

电梯下降到三十层后便停止不动,电梯门并没有开启的意思,只有红色的指示灯亮起。

韩门在识别器中插入身份卡,在进行了指纹虹膜声线等多重验证后,指示灯变为绿色,电梯门打开,门外出现了一条空荡的长廊。

走廊很宽,也很长,一眼看不到尽头,两边是许多扇关闭的特制房门,背后连接着不同的房间。

“请务必小心,这里面不少房间里都收容着禁忌序列,尽量不要随便触碰禁忌室内的门,以免遭遇危险。”韩门严肃的提醒道。

“谢谢,我明白。”

他身边的夏雨希微微点头,神色有些好奇,她还是第一次来到禁忌室——

这是除禁局中用来收容禁忌序列的地方,当之无愧的机密重地,要不是陆展提前打过招呼,她绝对无法来到这里的。

禁忌室和监狱的布局很像,每个房间的布置都截然不同,不知名的金属网,强光笼罩的房间,被未知液体充斥的过道……每一间都是为对应的禁忌序列而专门设计的。

怪诞诡异的气息流动,每个房间都如同一个离奇的小世界。

脚步声在走廊中回响,在韩门的带领下,两人很快在一个房间门前驻足,门牌上写着“B-笔仙”的字样,这正是他们此次的目标。

韩门看向夏雨希,严肃道:“笔仙是B级的禁忌系列,危险程度很高,为了你的安全起见,我将会全程陪同。”

“非常感谢,也很感谢你愿意给我这次机会。”夏雨希郑重的点头道。

自从陆展被调任后,韩门成了如今除禁局的负责人,他是从一号城市调过来的,和陆展之间似乎关系不错,因此在接到陆展的电话后没有过多犹豫就同意了他的请求,答应可以让夏雨希使用一次笔仙。

不过夏雨希其实很清楚,韩门虽然嘴上说着是担心自己的危险,但这其中未必就不乏监视的意思——他只怕是想看看自己要问什么问题。

“雨希小姐客气了,陆展当初救过我一命,因此这次就当还他的人情了,只要不是把禁忌序列外借出去,这种小事我还是能做主的。”韩门笑着道。

身为如今三号城市的负责人,他表现得一直很客气,不过并没有刻意和夏雨希套近乎的意思,而是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,给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

而夏雨希刚好也喜欢这种态度,她可不擅长虚假的客套。

“有劳了。”

“请暂时等一下,我让手下提个犯人过来,马上就到。”韩门看了她一眼,笑道,“雨希小姐应该知道如何使用笔仙吧?”

“当然。”

夏雨希点头,她当然知道如何使用笔仙,甚至知道使用笔仙的代价是什么,而这也正是韩门提犯人过来的缘故——

“注一,问题亦有价格,面对不同的问题,提问者将付出从毛发缺失到瞬间死亡等不同规格的代价……请谨慎提问。”(详见第十三章)

没多久,一个犯人就被韩门的手下带了过来,韩门抓住犯人,冷漠的跟他阐明利弊,在一番威逼利诱之下,犯人不得不答应了他的要求,等一下会代替夏雨希进行提问。

等到夏雨希将自己的问题告诉囚犯,并让他牢牢记住之后,韩门这才打开了房间的门,带着夏雨希和囚犯走了进去,打开了灯。

整个屋子里空空荡荡,只有中心位置摆着一个餐桌大小的黑色立方体,看不出是什么材质。

韩门轻车熟路的在控制台验证了身份信息,简单操作了两下,就见立方体徐徐展开折叠,展露出箱子里的东西。

只见地面铺着一张破烂的旧报纸,一米见方,布满了各种油渍,上面的印刷小字模糊不清,左右两边用黑色彩笔歪歪扭扭写着“是”和“否”两个大字。

在两个字中间,一支黑色钢笔静立不动,笔帽不翼而飞,生锈的笔尖带着点点猩红,看上去像是干涸的血液。

光是看这么一眼,夏雨希和囚犯就莫名打了个寒颤,而且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想要倾诉的冲动。

韩门面色冷然,用手势示意夏雨希不要多看,然后又让囚犯立即开始提问。

看着诡异的报纸和钢笔,囚犯突然有些后悔了,然而韩门的眼神太过冰冷,于是他只好咽了口唾沫,颤声道:“笔仙,我有问题想问……”

噗嗤——

话音未落,报纸上的钢笔猛然飞起,在囚犯来不及反应之前刺入他的手臂,抽取了不少血液,然后飞回原处,悬空而立。

无形之中,就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人手握着钢笔,正侧耳倾听着犯人的问题,随时准备写下对应的答案。

四周的气氛仿佛瞬间变得诡异,囚犯的倾诉欲望急剧放大,然而一股不祥的感觉突然笼罩他心头,一时之间还是不敢出声。

然而就在这时,一把冰冷的手枪无情的抵在了他的后脑勺上,彻骨的寒意让囚犯如梦初醒,满头大汗的说道:“我要问的是,刘青青最近遭到追杀一事是不是和东阳城无关?”

当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韩门眸子微动,随即不动声色地瞥了身边的夏雨希一眼。

他当然知道刘青青是什么人,她是陆展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,能力特殊,上面几次想要将其调任都没有成功……

这家伙最近遭遇了追杀吗?而听这个问题的描述,这件事疑似和东阳城有联系?

韩门心中思绪急转,默默等待着笔仙的回答。

夏雨希神色如常,似乎并不担心韩门会产生多余的想法——

事实上,这个问题是陆展深思熟虑过后才想出来并让她来询问笔仙的。

刘青青并没有详细告诉陆展自己被追杀的原因,只是猜测这或许和东阳城有一定的联系,因此就目前而言,他只用确认这件事到底和东阳城有没有关系就好。

虽然笔仙的回答或多或少都具有误导性,但它的回答大概率是准确的,陆展只需要通过它得知这件事和东阳城有关系就好。

如果有关,他可以提前做好准备,说不定到时候还能顺藤摸瓜,探究事件背后的原因。

而一旦这件事和东阳城无关,那么按照陆展对刘青青的了解,他或多或少也能猜到这家伙被追杀的原因。

毕竟这家伙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哪会惹到什么人?能扯上关系的事情就这么几件……

房间内,随着问题的问出,在三人的注视下,悬浮在空中的钢笔缓缓移动,来到了“否”的上空,歪歪扭扭的画了个圈——

也就是说,刘青青被追杀一事和东阳城脱不了关系!

可是……为什么?

韩门和夏雨希对视一眼,很默契的谁都没有开口。

而就在这时,只见他们身前的囚犯的脸色瞬间难看下来,挣扎了两下便倒地不起,彻底失去了呼吸——

他死了。

如此一个简单的问题,这家伙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足以证明这件事背后牵扯的因素绝不简单。

韩门将笔仙收好,然后把尸体拖出房间,夏雨希则是满怀心事的紧随其后,关上了门。

“这样的问题,这样的回答……或许我今天就不应该看你询问的。”

房门外,韩门瞥了一旁的尸体一眼,似是感慨般的说道。

他并没有问刘青青的事,似乎打算对此事保持缄默。

夏雨希沉默片刻:“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回答,所以……”

“你不用说我也明白,我会保密的。”韩门往嘴里塞了根电子烟,“这个世界已经够乱了,东阳城……啧,我可不想平白无故惹下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