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仙侠 > 大凉镇抚司,开局扮演反派 > 第四百九十一章 解救(求订阅)

第四百九十一章 解救(求订阅)(2/2)

目录

几人又将她抬到床上去,平放,然后才陆续退出去,关上房门。

接下来,就是等待宴会结束,草原王回来享用。

然而,就在几名妇人关上房门,准备离开复命的时候,突然,听到院门口,传来沉重脚步声,然后是守门侍卫恭敬的声音:

“见过大王!”

院门口,身材魁梧,一身酒气的草原王踏步走来,竟是离开了宴会厅,跑来了后院。

“大王怎么这么早过来。”一名亲卫诧异。

草原王脸色一沉,不怒自威,冷冷瞥了他一眼:

“人送来了吗。”

亲卫打了个冷战,只觉大王今日凶威更盛,忙低头说:

“送来了,里头有人给那女修梳洗呢,大王是想先……”

守门亲卫懂了,眼神中露出恍然的神情。

看来,是大王等不及了,想先瞧瞧,甚至先玩一玩。

不过听说可是神通境的女修啊,还是懂医术的,这可罕见,而且模样比草原女人娇俏多了。

大王忍不住也情有可原。

只是……大王这般孔武有力,不知道那女修能不能活着下来……

“见过大王,大王千岁。”

这时候,几名嬷嬷也跪倒,邀了下功,表示小娘子已经在里头了。

“滚,没有允许,谁也不能进来!”草原王挥手。

几名嬷嬷忙躬身走了,亲卫则殷芩地关上大门。

草原王这才迈步,推开门,走入房间,柔和的烛光内,整个房间已打扫的干净整洁。

大红色的床榻上,帷幔低垂,披着白色纱衣,黑发盘起,妆容精致,好似画中仙子的禾笙躺在床上,双手交叠于小腹,看到草原王来到身侧,居高临下地俯瞰她。

禾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好似一副失去灵魂的皮囊。

她无力抵抗,连死都做不到,只能绝望地迎接接下来的屈辱。

眼角,一滴清泪流淌下来。

然而,看到这一幕的草原王并未兽性大发,而是眼神中透出一丝痛惜,微微俯身,低声说:

“三先生,你看看我。”

那声音,无比熟悉。

禾笙空洞的眸子终于有了光彩,一点点聚焦,看着视野中,那有些模糊的高大人影。

失去了眼镜的她,试图眨眼,看清楚些。

闭上,睁开。

倏然,那凶神恶煞的草原王身影如水波破碎,化为一个熟悉的,年轻人的身影。

“齐……”

禾笙倏然瞪圆了眼睛,好似难以置信,喉咙里滚出这个字,旋即,又警惕起来:

“不……你不……”

她不信,齐平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,是有人伪装?

可是有何必要?

“是我。”齐平反复明白她心中所想,攥住她的手。

神符笔浮现,如同一只欢快的二哈,完全没搞清楚状况,乐颠颠地绕着两人飞舞了一圈,然后小心翼翼地看向齐平,传递念头:

我可以画乌龟吗?

“你……”

禾笙愣愣地看着神符笔,终于确信,警惕之色飞快散去,眼神中蒙上水雾。

下一秒,却努力说道:

“你……快……走……”

她不知道齐平如何能潜入此处,但她清楚,以齐平区区三境的修为,在金帐王庭大本营,几乎随时会遭遇死亡。

恩……她还不知道,齐平晋级了神隐,也不知道景隆朝廷没了,以及豫州府城的事。

她在临城被破不久,就被抓了,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。

齐平笑着摇摇头,然后从怀中取出水晶磨片眼镜。

眼镜原本已经碎了一片,但他随手用“岁月”神通将其还原,此刻完好如初。

将眼镜戴在禾笙鼻梁上,齐平说道:

“不要问,我带你出去。”

禾笙摇头:“地牢……”

齐平说道:“放心,地牢里的学子,已经获救了。”

禾笙瞪圆了眼睛。

他并没说谎,此刻,那些学子都装进了九州鉴里,他甚至也想将禾笙丢进去,但想了想,并没有那样做。

九州鉴装人,是时刻需要消耗力量的。

其余学子修为较低,短时间收进去消耗很小。

但禾笙不同,修为只是被封,并不是被废,位格让仍旧是三境,若是丢进九州鉴,要额外消耗许多真元。

而齐平接下来要面临的战斗,却不允许这样大的真元浪费。

念及此,齐平略一思忖,拉起穿着白色纱衣的三先生,将她背在了背上。

想了想,又在后者双目圆瞪的注视下,解开她的腰带,将她结结实实,捆在了身上。

“这样就方便多了。”齐平笑道。

禾笙脸庞倏地红了,皱起眉头,想说此举失礼。

但想着之前的事……好像也没啥脸可丢的了,也就不吭声了。

“草原王还在宴会厅和一帮大臣喝酒,此时后宅正是空虚的时候,呵,幸亏我看到了对方的样子,才能伪装……

这里不大方便,我们先出去,找个合适,开阔的地方。”

齐平说着,迈步往外走。

禾笙晕晕乎乎,想说以你的修为,带上我大概率跑不掉,三境神通在别处很强,可在这里……

“什么?大王来这边了,怎么可能?”

突然,院外传来声音。

赫然是元周,向上司复命后,总觉得有些不安,就又过来走一趟。

守卫道:

“是啊,大王刚才过来了,还要我们好好守门。”

元周脸色微变:

“大王在宴请诸将,岂会如此急色……等等,大王进去多久了,你们可听到房里传来动静?”

守卫一愣,这才意识到不对劲,按理说,总该有些动静才是。

“不好……”

元周按住腰间刀柄,正要说什么。

突然,院门无声打开,背着禾笙的齐平笑吟吟走出来,眼神却是冷的:

“好久不见。”

“齐平……”元周瞳孔骤缩,仿佛见了鬼。

下一秒,他身形暴退,作势大呼,可喉咙却没发出半点声音。

一个封字一闪而逝,“噗”的一声,一杆暗金色战矛刺穿了他的心脏,血液自口中溢出。

齐平摇头,失望说道:“书院学子背叛,按院规处死。”

元周想说什么,但却永远都说不出了。

他眼神灰暗下去,生命断绝,脸上却没有戾气与愤怒,而是释然与解脱。

“噗噗……”

齐平没有迟疑,反手将其余几人杀死,旋即腾身一跃,朝外头杀去。

如入无人之境。

禾笙双臂环着他的肩膀,感受着身下颠簸,轻声说道:

“我们会死吗。”

“不会,我说的。”

(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