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网游竞技 > 满级大佬误入无限游戏后 > 第145章 阎王诡镇3纸扎铺子

第145章 阎王诡镇3纸扎铺子(2/2)

目录

“客人,您要不要考虑一下?”

百里辛盯着板娘的脸:“……”

这个『奸』商,绝『逼』是故意的。

“我听刚才你说,”百里辛拿着四方盒子看了一圈,又不甚意地放下,“东西可以给我留着?”

板娘眼中精光四『射』:“当然。”

百里辛:“那就刚才我看的那些东西,再加上棺材,然后你再随便帮我搭配些务实的东西。”

“其实这赠品送不送无谓,我主要是习惯花够200。”

“帮我留着,给我3天,最晚3天,我来取东西。”

板娘:“能一天的,我们店小本生意,可留不了这么久的货。”

百里辛思忖片刻:“行,一天就一天。”

板娘:“好,成交,小哥稍,立个字据,免得赖账。”

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张黄纸,纸上写了一句话。

【契约书】

【一日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无法完成契约的一方将会将要受到契约的惩罚。】

【店长:李三娘】

【客人:________】

百里辛看了一眼这个契约书,“契约的惩罚是什么意思?具体指什么?”

板娘眼睛弯成月牙,诡异地笑了起来:“嘻嘻。”

“谁没有完成契约,谁就会变得和这些纸人一样。”

随后表又是一变,又恢复到了一贯的谄媚模样,“不过到目为止还没有客人违约,这些纸人可是我自己手把手粘的,不是什么真人啊,别被吓到。怪我手艺太精湛了,才会让他们如此栩栩如生。”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快别解释了,越描越黑啊。

百里辛“客人”一栏里写上了自己的名字,转离了店铺。

外面的雾气不知什么候已经散去了,不久之还是空巷的街,现已经变得十分热闹。

百里辛快走到巷子口的候回头看了一眼,刚才还立那里的纸扎店已经凭空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面斑驳的红『色』砖墙。

百里辛默默看了那面墙壁一眼,转离了巷子。

街上人声鼎沸,人来人往地好不热闹。

这是一条买卖东西的热闹巷子,边有的是卖小吃的,有的是卖首饰的,还有的是卖古玩字画的。

百里辛早巷子里的候就脱掉了外面的古清袍子,『露』出了里面的高领白『毛』衣来,周围的行人络绎不绝,上穿的衣服和他上的没有多少区别,百里辛融入进去,完全看不出另类。

地上散落的纸钱已经消失,悬挂街边的招魂幡和白绫也不见了。

如果不是手腕上还有一个戳,总会让人恍惚中以为昨晚到今早是做了一场梦。

一聊天提示音响起,百里辛打,发现是萨麦尔发来的。

萨麦尔:【你是不是已经进入阎王镇了?】

百里辛:【是的,你现什么地方?】

萨麦尔:【我也进了阎王镇,你周围有什么建筑物?我来找你汇合。】

百里辛看了一眼旁边的建筑物:【我周围有一个酒楼,上面写着[阎王镇酒楼]这几个字,挺大的,你能看到吗?】

萨麦尔:【我找找看。】

百里辛站原地没有动,他一边萨麦尔,一边打了任务栏。

任务栏里参加游戏的玩家一共有20人,但他现知的有萨麦尔一个人。

副本已经始半天了,20人中无一人死亡。

虽然不知萨麦尔这么主动是为什么,但现况不明朗的候,多一个战友比多一个敌人要好。

先和萨麦尔汇合,接下来就去阎王庙看看。

百里辛视线扫过热闹的街,看到一名少女看上了一个首饰,购买的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玉牌状的东西,交给了商人。

那个玉牌应该就是谓的香火数了。

“一个玉镯而已,竟然卖1个香火数这么贵?!你怎么不去抢啊?”

人群中,爆发出了争吵声。

百里辛循着声音看过去,就看到一个摊位一个男人正和商贩争吵。

商贩迎着笑脸拿着桌子解释:“客人,您仔细看看,这用的可是传说中才有的蓝田玉,这种材质的世上找不到一块的,1个香火数真的不贵啊。”

百里辛愣了愣。

传说中的蓝田玉才要1个香火数,这些香火数到底什么价值啊?

他心里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他街上搜寻了一番,很快找到了一个卖纸钱的铺子。

百里辛走到香火铺子面,随手指着一个扎得还算不错的花圈问:“板,这个多钱?”

板是个头,他看了百里辛一眼,笑眯眯:“便宜地很,要百分之一个香火数。”

百里辛嘴角抽了抽,“板你们卖棺材吗?知黑檀木的棺材多少钱一张吗?”

板:“那个可不便宜,小弟如果真的想要,得这个数。”

说着板秘秘伸出了五根手指头。

百里辛瞪大眼睛:“五个香火数?!”

这么少?!

“不不不,”板听后吓得赶紧摆手,“这檀木棺材再好不值那个钱啊,小弟您饶了我吧,我可不敢讹诈你,五分之一个香火数,真的不能再少了!”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淦!他好像被讹了啊。

救命啊,有人欺负他没文化不认识钱。

他还中招了,这辈子没这么蠢过。

人麻了。

见百里辛脸『色』不太好看,板还以为自己要价高了,他想了一会儿,咬咬牙,手指头从“五”变成了“六”,“小弟,六分之一!这次真的是赔本卖了!我人工搭进去了。”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大哥,别再降了,你降得越狠,我越觉得自己蠢。

该死的黑盒子,要不是看到那个盒子上面有“钥匙”的图案,他是一点兴趣没有。

这个锅,帝迦非背不可!

___________________

遥远秘的度,一名男人打了个喷嚏。

边一个小团子立刻爬过来,“爹爹,您没事吧?感冒了?”

男人面容冷峻,线条流畅的下巴抬起皱眉:“我没事,你离我远点,谁是你爹爹?去撒你的香火数去,不要擅离职守。”

小团子呜呜咽咽跑远了。

男人盯着胖团子离的地方看了一眼,低下头继续伏案奋笔疾书……

_____________________

几分钟后,萨麦尔的私聊再次传来:【我到了,你哪儿,快出来。】

百里辛:【一下,你口我,我这就过来。】

纸扎铺子板哀怨嫌弃的目光中,百里辛缓缓离了。他本来就没有走远,刚走了几步就看到了阎王镇酒楼的大。

大,空空如也。

百里辛:【你哪儿呢?】

萨麦尔:【我就阎王镇酒楼的啊。】

百里辛再次看了一眼空『荡』『荡』的大,脑海中闪过什么,他赶紧问了一句:【你面的街是什么样子的?】

萨麦尔:【空『荡』『荡』的,全是纸钱,怎么了?】

百里辛:【你看到的阎王镇酒楼是不是三层,最上面的飞檐上雕刻的是一飞鸟?大的颜『色』是红『色』的。】

萨麦尔:【是啊,怎么了?】

百里辛问向旁边路过的行人:“请问阎王镇有几个阎王镇酒楼啊?”

那人奇怪地看了一眼百里辛:“阎王镇酒楼,当然有一家了,要不然怎么能叫阎王镇酒楼?”

谢过路人,百里辛打了私聊窗口:【你进入的应该是我刚进入的阎王镇,地上全是纸钱,空无一人。而我现的阎王镇,有一条热闹的街。如果一个阎王镇没有2个阎王镇酒楼的话,我想我们个可能是空错位了……以我刚才问了一个路人,他告诉我阎王镇有一个阎王镇酒楼。】

萨麦尔:【那你是怎么进入错位空的?】

百里辛耐心地将刚才自己遇到的事告诉给了萨麦尔,这是隐去秘具这件事,并提醒:【如果你也进入了那家纸扎店,别被那个板娘忽悠了。】

萨麦尔那边沉默秒:【你不会被忽悠了吧?】

百里辛眉头一紧:【我?怎么可能?】

萨麦尔:【en,我觉得你应该也不会那么蠢。】

百里辛:【……】

对不起啊,聪明人忽然犯一次蠢也不是什么大事!

萨麦尔:【我会尽快跟上你的,你自己小心一点,千万别死了,我不好交代。】

百里辛:【跟谁交代?】

萨麦尔:【会长,他担心你自己这里应付不过来,指定任务具卡上做了手脚,让我通过卡片和你绑定,为的就是保护你顺利通关这个副本。】

【不过你也真是名不虚传啊,场抽到僵尸卡?牛『逼』。】

百里辛找个台阶坐下,【以说,你僵尸场,是受到了我的拖累?】

萨麦尔:【不然呢?我怎么可能这么倒霉?】

百里辛:【……】

淦,这比知自己被纸扎店板娘套路更让人难受。

以小丑有他自己?eo了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直播。

【哈哈哈,辛的表快要哭了。】

【辛:我什么候受过这种委屈?】

【辛:宝宝不管,宝宝不心了,谁哄不行的那种。】

【救命,我真的好心疼辛,可是我又好像笑是怎么回事。解释一下,我真的不是笑话辛,就是单纯地想笑。】

【别忍着,笑就行,噗。】

【辛骂骂咧咧地来了又走了。】

【辛:到头来,霉还是我自己。】

【辛这次的局,是又破财又智息啊,透过屏幕我已经感受到了辛的躁动。】

【咱就是说,一般辛面有多憋屈,后面干起怪了就有多残暴。这个候我们需要默默地为这个副本的boss献上一首《一路好走》就行了。】

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百里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,缓了缓后从台阶上站起来,他问向旁边卖杂货的商贩:“小哥,你知阎王庙怎么走吗?”

小哥面正好没有生意,转过头来和百里辛闲聊:“一看你就是新来了,这条街上的人谁不知阎王殿。”

他抬手指了一个方向:“你顺着这条路往走,走半个多钟头就能看到一个庙,那就是阎王庙了。”

“进去后先拜一拜四方仙,再进庙里去求香火数,求的候心里一定要虔诚,越虔诚,香火数才能越多。”

百里辛:“那一般人香火数有多少?”

商贩:“那不一定,不多大家普遍是1个以下。香火数凑得越多,将来转世投胎的候才能找个更好的人家,以大家拼命赚钱。我这里卖的首饰童叟无欺啊,小哥你如果想买首饰,来我这里就不错。”

转世投胎?

百里辛默默观察商贩,对方不管是表还是呼吸一切正常,不像是死人,脚下甚至还有影子。

于是他接着问:“转世投胎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咦,”商贩愣了愣,然后恍然大悟,“对了,你是刚来的,不知也对。”

“别看咱们现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样,但咱们不是活人了,而是生魂。”

“阴曹地府现爆满,排队投胎的人每天有很多,咱们这种就是死了但还没有进入阎王殿宣判的,就被滞留了阎王镇的空夹缝里。”

“轮到了我们,自然会有鬼差和牛头马面来接我们,到候咱们就给自己多准备些纸钱打点那些鬼差,路上就不会太辛苦。”

“不过这些纸钱啥的也是用香火数换的,香火数可是跟咱们未来的投胎有关,可不能浪费太多。不过你刚来,也没有香火数,肯定不可能买那些没用的东西。”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面还聊得好好的,怎么忽然就劈叉了?

不要意思,商贩小哥,你面正站着一个负债200香火数的“阎王镇首负”。

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

商贩上下打量了百里辛一眼:“看你应该没做过什么坏事,放心吧,听说阎王和判官明辨是非,不会误判的,别害怕。”

他有些惋惜:“你还这么年轻,真是可惜了。这辈子咱们没机缘寿终正寝,下辈子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百里辛同样安慰:“你也是,谢谢。”

辞别了商贩,百里辛按照对方的指示找到了阎王庙。

他先站院子里朝着四方拜了拜,这才走进阎王庙中。

庙宇很大,巨大且庄严的阎王雕像依恋肃穆地坐面。

百里辛双手合十,心中默念:我想一夜暴富!

刚想完,一块玉牌砸了他头上。

百里辛『揉』着脑袋抬头看了一眼,下一秒,他的瞳孔忽然收缩起来。

无数玉牌从天而降,像下冰雹一样,噼里啪啦落下,将他结结实实埋了里面。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这阎王爷是不是有什么大饼?

是想用玉牌把他砸死来继承他的首负份吗?

目录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