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网游竞技 > 满级大佬误入无限游戏后 > 第145章 阎王诡镇3纸扎铺子

第145章 阎王诡镇3纸扎铺子(1/2)

目录

赶尸人走得匆忙,很快离了阎罗镇。

头站义庄,诡异地说了一句“再见”后拖着有些沉和踉跄的体走回了屋子里。

脚步声渐行渐远,最终消失。

周围很快恢复寂静,太阳渐渐升起,外面却一点动静没有。

百里辛慢慢睁眼,映入眼帘的就是几条没有颜『色』的白『色』绫带和麻绳。

他撕掉额头的黄纸站起来,始观察这座义庄。

义庄很大,看起来很有年代感的黑『色』大已经被新关上。

刚才和自己过来的有尸体整整齐齐躺地上,背贴地,面朝天,青白的脸上贴着镇邪的黄纸。

院子的尽头是一砖块和木头搭建成的屋子,屋顶飞檐上分别悬挂了一条麻绳,麻绳蜡烛。

屋子的窗棂和上贴满了黄『色』的符箓,盲猜应该是镇邪用的。

百里辛轻声轻脚走到窗户边上,关紧的窗户路车一条小小的缝隙,百里辛将眼睛贴到缝隙上,向里面探去。

屋子里面黑漆漆的,还有一种发霉的味从里面传出来。

里面的陈设什么简单,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,墙上悬挂了一张鬼面天师的画像,天师手持刀剑,青苗獠牙的脸上怒目圆睁。

墙边有一张床铺,从这里依稀能看到床上隆起了一部分,应该是头又回去补觉去了。

看起来就是一再普通不过的义庄罢了。

天边的太阳终于完全从海平面上升起来,那微暖明亮的眼光很快就驱散了黑暗。

然而义庄外面还是安静到可怕。

百里辛想了想,从头卧室的窗户上后退,接着从围墙处直接跳了出去。

他打任务栏,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七点半,按理说寻常镇子这个点早就醒了,卖早点的卖早点,出工的出工。

然而阎王镇却没有。

一阵阴风吹过,空『荡』『荡』的街上纸钱『乱』飞,招魂幡动,悬挂上面的铃铛叮铃作响起来。

雾气,街渐渐被笼罩一片白茫之中。

能见度瞬降低,百里辛能看到面米左右的景象。

他站原地,警惕地看向这片诡异升起的白雾。

忽然,白『色』的雾气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。

黑影移动速度贼快,百里辛微微拧眉,警惕地看向黑影出现的地方。

紧接着,黑影再次雾气中出现,这次它雾气中站了秒,才又消失雾气之中。

对方快,百里辛更快。

奇怪的黑影份未知,百里辛已经追了上去,体很快融入到了白雾之中。

黑影面跑着,百里辛后面追着。

对方似乎并没有料到百里辛会追上自己,慌『乱』地跑步脚下还踉跄了一下,百里辛明显可以看到对方崴了一下,差点就倒地上。

周围是白茫茫的一片,说不定方就有什么。百里辛也不敢用很快的速度,能用不快不慢的速度跟着黑影。

黑影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,他的动作看起来过分丝滑,要说跑吧估计有些不恰当,用漂这个字可能要更加恰当一些。

就百里辛快要追上面的黑影,黑影忽然加速,几个极限漂移就钻进了一处箱子里。

百里辛跟着拐了个弯,脚步缓缓停下。

白茫茫的雾气之中,狭窄的巷子深处,竟然有一个建筑物。

他走近了一些,巷子的宽度就是大的宽度。

这看起来是一个头,大的边各自悬挂着一副对联,绿纸黑字。

逃生系统的声音脑海中响起:【这个镇子里,对联是绿底黑字的意思是家里头年死过人。人死后第一二年对联不能贴红『色』的,得用绿『色』的才行。】

大侧,对联的上方悬挂着个小灯笼,白『色』圆形小灯笼里烛火还没有完全熄灭。

大的上方,悬挂着一个木牌子,牌子上写着几个大字:【阎王纸扎店】

大牌子后面还跟着一串小字。

【经营项目:棺材、寿衣花圈、算命、看相、起名、超度】

大是虚掩着的,口『露』出了一条小小的缝隙。

百里辛透过缝隙往里面看,就看到里面场景的瞬,他毫无心理防备地与一张惨白的脸骤然对视。

暗暗『舔』了『舔』干涸的嘴唇,百里辛屏住呼吸。

那是一个成人大小的纸人,就放口旁边的位置,上穿了一件用黑纸剪出来的褂子,一张纸糊的脸上,个黑漆漆的眼睛正呆愣愣地盯着缝。

纸人上说不出的诡异,本来纸做的脸就格外的白,脸颊侧还用红纸贴了个巨大的腮红。

嘴巴也是用的大红『色』。

颜『色』用料之大胆,让人叹为观止。

“谁外面啊。”

一女人的声音从里面响起来,接着就从里面响起了脚步声。

百里辛站直子,轻咳一声:“你好,我想买东西。”

房发出了木材旧的“吱呀”声,一张脸『色』不比纸人鲜活的脸从缝里探了出来。

那是一个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女人,材微胖,厚厚的白/粉盖脸上,硬生生让自己的脸比旁边的纸人还要白上好几分。

随着体的摇晃,粉从脸上簌簌落下,掉地上,摊成了一片。

女人头上戴了一朵十分妖艳的大红牡丹花,仔细一看,才发现牡丹花竟然是用红纸做的,花瓣堆砌一起,栩栩如生,仿佛真的。

上下打量了百里辛一眼,经兮兮问:“你想买什么东西?”

百里辛随便牌匾上扫了一眼,随口:“棺材。”

女人微微皱眉,又是一大块的□□从脸上掉下来。

“进来吧。”就百里辛以为对方不会的候,女人却移到旁边,打了大。

和义庄卧室外闻到的相同霉味立刻出现鼻腔中,百里辛不动声『色』走进纸扎店,他走进去的瞬,房立刻就被女人关上,好像生怕会被人发现这里一样。

百里辛的视线再次落到了刚才看到的那个纸人上,女人见状一改刚才的警惕,笑嘻嘻问:“怎么,还想再备上几个随从跟着?”

百里辛的双眼从纸人的头顶缓缓下移,目光最后停了纸人的脚踝处。

它脚踝的地方,赫然又一个口子。那里的白纸想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割了一下,白纸外卷,『露』出了里面的竹条。

女人跟着百里辛的视线看过去,当看到破洞的候忽然“哎呀”叫了一声,粉子又大片大片从脸上掉下,“怎么破了呢,昨儿个还好好的!不过客人你放心,我这手艺这镇子里出了名的好,就这个小伤口分分钟修复地完好无损,完全不是问题。”

“挑随从跟挑宠物是一个理,找到个称心如意看对眼儿的可不容易。如果您真的喜欢这个纸人啊,我也不跟您要谎,给你打个折。这个纸人我平卖8个数,现算你6个数,然后还把它给您补起来,您看成吗?”

8个数?

6个数?

这是什么计量单位?

百里辛不动声『色』地:“我先看看别的。”

女人:“那就先选口好棺材?”

百里辛环视四周,纸扎店的堂子不大,除了这个纸人,墙边还立着好几个纸人。

一个成人大小的女纸人,上穿着大红『色』的袍子,女纸人的穿戴就比男纸人的精致很多,头上穿金戴银贴了很多纸剪的珠花碎玉和簪子,脖子上挂着珍珠项链,上的大红袍子里三层外三层,看起来有些像嫁衣。

“客人,你的眼光可太好了。”板娘看到百里辛的目光,又始走到女纸人边介绍起来,“这是我天刚刚做好的纸新娘,绝对是处子之,你看的脸。”

板娘那双苍白的手指放纸新娘的脸上,“面若桃花,顾盼飞。”

“您再看看这张嘴,樱桃小嘴。您看这眼睛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这绝对是妥妥的美人啊。”

“路上带上,赛过活仙。”

“您如果还有闲钱呢,可以把这个也一并带走。”

板娘指了指纸新娘旁边一左一右站着的个纸人。

这个纸人有七八岁的孩童大小,脸圆圆的,依旧是那用料大胆的腮红和樱桃小嘴。

孩童也分『性』别,一男一女,女的扎了个羊角辫,男的留了个财桃子头。

红男绿女,个小纸人乖乖站纸新娘边,双手抱拳,看起来竟还有些乖巧的样子。

“这个小纸人可不得了,这去了下边,边除了有美娇娘,不还得龙凤呈祥嘛,这样才能尽享天伦之乐。”

百里辛敷衍地点了点头:“是不错。”

他转头看向后,后有一个货架,货架上放着很多阴东西。

什么金元宝、纸钱、纸做的鞋子,应有尽有。

“对对对,纸钱也是不能少的,”板娘热似火地摇晃着体来到货架,举高手臂从上面的格子里掏出了一摞纸钱。

“这个纸钱是刚刚印的,你看看这后面的零,多得数数不清。天堂银行出版,绝对真钞。”板娘捏起纸钱的一边甩了甩,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这做鬼和做人一样,到哪儿得会人世故,鬼差来了不得打点一下?让判官断善恶的候不是还得打点?还有到了孟婆桥……阴曹地府可不比我们凡,花钱的地方多着呢。”

“多带上些,绝对有用。”

“这么一摞才有一个数,物超值。”

百里辛又是敷衍地笑笑,用玩笑的口吻:“板娘,我看你这纸人做得栩栩如生,哪天我真是买了它,该不会自己爬起来跑了吧?”

目光落到了男纸人的脚踝处,百里辛有些意有指。

板娘扯着嘴角笑了起来,脸上的粉子大雪纷飞一般落地“哈哈哈哈,客人真是说笑了,这怎么可能。您真会说话,夸得我不好意思了,这样吧,您如果买了,我再给您一个折扣。客人不仅人长得好看,嘴还这么甜。我要不是家里有我那死头子了,还真抵挡不了您的魅力。”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大可不必!

“棺材后院呢,”板娘头顶的玫瑰花『乱』颤,“走,我带您去看一看。”

百里辛跟板娘后向走,走了步,他忽然感受到了后有几目光盯着自己。

他停下脚步,转过去。

后纸人全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一动不动。

百里辛扫视了房一圈,新收回目光继续向走。

刚走了步,那股奇怪的被注视感再次出现了。

他又一次转过,依旧什么没有。

“您磨叽什么呢,客人。”板娘的声音从面传来,百里辛这才随便应了一声,大步流星跟上了板娘的脚步。

离堂,那股被盯着看的感觉才彻底消失。

和狭窄的堂有些不同,这个铺子的后院很大。

尽头整齐排列着一排排的棺材,有的已经外层打上了黑『色』封层,有的刚刚打磨出形,放一旁晾晒。

百里辛的关注点却不棺材上,而是院子的另一边。

院子的另一边放着一堆纸人,有的是刚刚用竹条编出了形状,有的纸已经糊了一半,更多的是已经做好纸人。

他其中看到了几个有些熟悉的造型。

那是一个娶亲造型的纸人队伍,纸人比例缩小,差不多是六七岁孩童的高,他们统一穿着红『色』的袍子,队伍中放着一个红『色』的轿子。

百里辛指了指那个轿子:“这是什么?”

板娘看了一眼,解释:“这是另外一个客人定做的迎亲队伍。他说要结冥婚,想阴风光大娶,以特意定做了这么一支队伍。”

“客人,您对哪个棺材比较感兴趣?”

百里辛随手指了一个:“这个吧。”

下一秒,板娘再次热地跟有社交牛『逼』症一样:“哎呀,客人您眼光真好,这可是上好的黑檀木做的,是现我们店里最好的一款棺材了。”

“您如果想要,我还是给您打个对折,收您三十个数,您可怎么样?”

百里辛还盯着那个迎亲队伍看,虽然远看有些相似,但近看还是装扮不同的。

这个纸扎迎亲队伍应该和他树林里看到的那些没什么关系。

【统妹。】百里辛脑海里叫了一声。

逃生系统:【您好,百里辛大人,请问有什么需要?】

百里辛:【这个纸扎店板娘说的几个数是什么意思?】

逃生系统:【是阎王镇的交易货币,和系统里的商城积分差不多的东西。】

百里辛:【……你看我傻吗?】

逃生系统:【啊?不傻啊,百里辛大人这么聪明,怎么会傻?】

百里辛:【那你怎么会以为我连几个数是交易货币这么简单的东西不知?我难不是想问,这个数,代表的到底是什么实际东西?】

逃生系统:【啊,呵呵。那个,它指的是香火数。】

【您去阎王殿,阎罗王会根据您的虔诚度给你一定的香火数,您再去拿着香火数来采买东西。】

【阎王镇不用钱交易,用的全是香火数。】

【也就是说您现无分文呢,百里辛大人。】

百里辛看了一眼殷切且期待的板娘一眼:“咳,我回去考虑一下,如果想要的话会再来的。”

就百里辛打算原路离,板娘又贴了上来:“怎么会呢?我看您很喜欢啊,错过这村儿可就没有这店儿了。我可是我们阎王镇最出名的纸扎手艺人,你出去打听打听,是不知我李三娘的名号?”

“到底为什么不想买啊?”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别问,问就是没钱。

我堂堂主之一,啥候受过这种没钱的苦?

板娘还挽留:“客人您要不再考虑一下?您如果真喜欢,我可以先帮您留下,你啥候有钱了再来拿也行。”

百里辛耳垂微微泛红:“……”

别问了板娘,我是真的没钱。

就快走到大,百里辛忽然停下脚步,目光落到货架缝隙里的一个东西上。

那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,盒子外面黑漆漆的,每一面有一个金属颜『色』的钥匙标志。
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百里辛迅速伸手将东西拿到手里,下一秒他听到系统提示音响起。

【叮!】

【恭喜玩家,发现秘随机具,该具的级为s级,使用后可出s-b不的具卡,其中出s级以上具卡的概率为99。】

【友提示:这绝对是一个极品游戏福利哦,请好好珍惜!】

百里辛:“……”

我觉得系统搞我。

板娘观察着百里辛的脸,表再一次热洋溢起来,“客人,您眼光真是太太太好了!”

“这可是个极品好东西,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,因为是镇店之宝,那我们就不能卖,太没有诚意了,这件商品我们送,有消费满200个数的客人才有资格拥有它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返回顶部